欢迎光临山东宫鑫电子配件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
《洗骨记》:唯“爱”能解决现实与理想的冲突

2020-02-14 11:30

《洗骨记》:唯“爱”能解决现实与理想的冲突

引言


《洗骨记》是冉正万写的一篇长篇小说,小说中,作者通过描写贵州的农村青年人的生存状态,采用双重角度叙事,以马也成长历程为线索,直面生存的尴尬与无奈。


他揭示出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,阐发了人的生存困境和理想存在,也提出了如何在这种困境之下进行自救的方法,承担起了文学唤醒人性的责任。


弗洛伊德认为文学是作家的白日梦,而冉正万的洗骨记就是他的一个梦境。在这个梦境中也折射着作者本人对现实痛苦与无奈的思考,这个过程中充满痛苦,但作者并没有完全沉浸在这种苦痛之中,而是用一种治愈伤痛的力量抚慰更多的人,正视痛苦。


接下来我将从现实的疼痛、理想与现实的冲突,以及在这种冲突之下如何自救进行叙述。



现实的疼痛


以马也为例,他在面对亲情、爱情时都非常的无助。


家庭是我们得到归属感的地方,但是在马也的脑海里,家庭只是一个名词而已。马也有着不幸的家庭环境:4岁以前他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但隐藏在完整家庭之下的是父母的冷漠。


后来母亲带着姐姐离开,留下马也和父亲相依为命。而失去母爱的马也最后连父爱得不到了,马也的父亲在马也上三年级时,在矿场上发生了意外,永远留在了甲定的溶洞。父亲的失踪和母亲的遗弃让马也成了一个弃儿,这样的童年经历造成了他孤僻敏感的性格。


由于从小缺少母爱的体验,当华老师来到甲定时,马也不出意外的爱上了这位老师。当时华华老师已为人妻,又和华华是师生关系,马也只能把爱意留在心里。后来马也考上了大学,和华华老师失去了联系。


马也读完大学回到家后,还是不忘华华老师,他认真打听她的下落,但是却事与愿违,没有发现华华老师的踪迹。心灰意冷的他只好和黄月欣结为了夫妇。妻子性情暴躁,世俗聒噪,他们的婚姻并不美满,马也并没有在她身上得到精神的安慰,最后意料之中地离婚了。


童年的马也失去了父母,中年的马也同样承受着家庭分裂的痛苦,还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女儿。现实的疼痛于他到了极致。



理想与现实的冲突


在文学中表示生命真实的形态,以及表现人如何在社会中摆脱动物性,是作者的责任。冉正万就通过让马也承受灵与肉的矛盾,写出了一种理想与现实的冲突。


华华老师的出现,唤醒了马也对异性的好奇心,他陷入了对华华老师的无限幻想之中。华华老师给马也送手表,陪马也看电影,在离婚后也和马也在河边自由的歌唱,给她亲人一般的关怀,但这些陪伴却让马也对华华老师产生更多的生理欲望。


马也虽然一开始对黄老师的爱是纯真的,但随后因为青春期的荷尔却陷入了对华华老师身体的无限遐想,遐想之后马也又陷入了无尽的忏悔之中。


他想和华华老师进行恋爱,以英雄的姿态站在华华面前,但是他胆小畏怯的性格却让他不能实现,理想的爱情和现实的差距让他痛苦。一直到高考之后,华华她从马也的生命之中消失了,马也对华华的生理欲望才褪去,转向了精神上的向善。


马也的成长也伴随着环境的变迁。小说中的马也主要生活在甲定,在马也的记忆里,甲定虽然地理位置偏远,但环境优美。冉正万在小说中对甲定的环境也进行了诗意的描写,写甲定充满了鸟语花香,马也和伙伴们还可以在松树林里抓松鼠,摘花朵。


但随着当时现代化到来,采矿大业的发展,故乡也发生了变迁。马也想重回记忆的村庄,却无法实现,理想的乡村和现实的村庄大相径庭。


无论是爱情、还是村庄,他都陷入了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之中。


斗牛牛


自救之路


正如小说的题目“洗骨记”,马也的灵魂在一系列的苦难之中涅盘重生,完成了自己生命的自救。


马也的自救首先与华华老师的死亡有关。因为华华当过老师,所以马也也想体验这样的生,选择了去支教。在支教的地方,他重新与华华相遇,但是面对自己记忆里多年的人,他却没有勇气握手和拥抱。直到华华生命褪去,马也对华华的欲望偏于爱的爱情也云消云散。马也终于从偏执的迷恋中挣脱,重拾生命的纯粹。


与华华老师的死亡相比,刘爱才是拯救马也的关键。刘爱是一个阳光善良率真的姑娘,对爱情有自己美好的向往,在这个风景优美、民风淳朴的山村,她萌发了对马也的爱慕,也用自己的美丽和善良感染了马也,给他的生活带来了阳光。同样地,马也也爱上了刘爱。在与妻子黄月欣分离后,马也在刘爱的感染下,与她坠入爱河。


马也对华华更多的是一种身体的迷恋,当肉身死去的时候就消灭,但他对刘爱却是一种心灵的爱恋,他们彼此惺惺相惜,互为知己。刘爱是小说中爱与善的美好化身,她的出现治愈了马也的心灵创伤,让他重新开启爱与善的旅程。


棋牌游戏


对民族和人性的思考


跳出马也的人生,作者对个体充满苦难的生命旅程和真实生活状态的描写,也体现出了他对民族文化和人性的思考。比如马也的"马"字,马是驰骋草原的骏马,代表着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,敢于直面生活的荆棘与阻碍,暗示生命的不幸,需克服自我的弱点。


而小说中的女性华华,也让人联想到中华民族或是华夏文明。华华的生命之上体现了中华民族成人之美的美德。而对于刘爱这个名字,有“留爱”的谐音,刘爱远离尘世的灵动和善良乐观,才让她在人性中留下了一份爱。


这些都表现了作者要传承的民族文化与仁爱忠诚的民族精神,体现了他呼唤仁爱与真诚的美好愿望。



结语


冉正万围绕马也的成长来阐释生活中质朴的感情和美好的人性,无论是从亲情,爱情,还是乡仙豆棋牌土这些方面,他都将人类普遍的情感放在了马也这个形象上。他想告诉我们:随着社会的发展,我们面临着异化的困境,生命变得沉重,而如何解决这种困境,就是追求爱与善。


他曾说:“我心目中的作家必须有充满现代气息和朴实精神的率真。”他用自己的笔成为了他心目中的作家。


相关推荐

  • 新闻中心

  • 联系我们

    0536-8161689
    634126546@qq.com
    0536-8161642
   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经济开发区北海路南首路